我寻找风 作者:李璨 发布日期:2019-05-29 10:34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
我寻找风。

我摸着问风筝的线轴,追忆那放过我的风筝、放过我的心的轻缓的风。

我轻轻拉下窗栓,微微用力,打开窗扇,划出半圆的弧迹,期待它到来。那些曾企盼并去追逐的风,是看不见了、不等我了吗?

那望尘莫及的风,会在下一个目的地催促着我;会在我几经挫折后激励我。它掀开我的日记,我的日历。那拂开我心头的尘土,指明我前进方向的风,它奔向远方,舍弃我了吗?

那熟悉的风,会偷偷翻开我摊开的书,会在路上殷切地跟我打个照面,围绕着我转圈,会拂红那一树的红柿子,吹旺一个冬季的炉子。

当我在阅读之际刷刷疾书,摘录下那些动人心弦的诗句时,它从微扬的窗帘那头悄悄溜到我的书旁,玩闹地掀起那页那章,待我察觉时,只有书页在翻落,它乖巧地伏在我肩头,或藏在窗帘后去了。

当我从高处的楼梯独自走下时,便真切的感觉它如同一个款步走来的老友,欢喜的迎上来,挟着霸道又热烈的桂花香,它偎着我眼睛里熟识了三年的风景。

当柿树消瘦的枝干被它一压再压,那枝丫会倾到人们面前,让微黄的柿子凑近去瞧来访的人,往往此时,便会有一只黑瘦的手将枝丫拎起——露出那皱纹渐深的脸。

风在这时会大吵大闹地欢腾起来,它猛地从枝干上跳起,惊得整棵树在慌张地哗哗作响。所有的秋稻都在应声起舞,风驱走月亮里的天狗,送来一张圆圆银盘。

当寒风紧瑟时,它毫不客气地吹红人们的面庞,鼓足炉子里的火,散发着山芋的甜香肆意吸引着路人,它陪伴每一块炭火,在火从中欢歌,它会钻进山芋中,当你撕开微烫的皮时,它便化为雾气出没在你眼前。那温暖每个冬天的温度,是甜的啊!

但是,它去哪了呢?

它是在我匆忙刷题中于笔尖消失殆尽了吗?是因为没有那样一本摊在那儿的书等待它来翻了吗?我来找它。

它是被赶往下一个目的地的我抛在原处了吗?是因为我没有为它做一丝招呼与停留吗?我来找它。

它是在他侧过身撇开那柿树枝时,和他一起到树后面去了吗?是在我们走时,又落进案上那飘渺空荡的香中了吗?我来找它。

它是蜷栖进那个灰扑扑而无人打开的火炉里了吗?是因为我很少回家,偶尔回家,又常常在空调间里不出来而冷落了它吗?我来找它。

它是在现实给梦想抹上一把灰、网上一张网,囚禁在身后时,失望了吗?是因为我的颓废丧气让它愤愤离开了吗?我来找它!

于是我试图去奔跑,却是一阵疾行而带起的风,热火般打在脸上,那些像住在云上快活飒飒之风,只在角落的风筝及久久未开的窗上窗下留下尘土的脚印。楼宇密矗间,无风;心湖泥淖中,无风。我找不到它。

可我想与它分享这儿才盛开的樱花,羽毛球的弧线,射向公孙的那一箭,曾经唱过的那首歌。于是我抱怨,抱怨永远扫不完的落叶,抱怨换季的感冒,抱怨飞扬的柳絮,抱怨下午热风缠人的乏倦。

风?风。原来它一直就在我身边,在一找就到的地方,它从窗外白玉兰的花苞中溜出来,像一团不乖的柳絮,我向上抓,它却飘起来,当我缩回了手,它又落下来。

那些陪伴我的亲人、朋友的风中,也会有我吗?那个陪伴我从一处向另一处出发的、也为我在时间的那个地方停留的风,还在那儿吗?现在的它,悄无声息地依旧陪伴着我,作为心绪,作为梦想;现在的它,陪我疲倦时回忆,与我繁忙中期待。

 


分享到